博尔塔拉蒙古 【切换城市】

首页 > 联盟资讯 >新闻内容

联盟功能更新,站长内测效果显著

2020年04月19日 12:42

租客网赞助开发的这个资讯和网址收录类网站管理系统,经过更新并对服务器更新后上线,功能明显增加,关键词收录网站排名明显提升,同时做到MIP自适应,系统自动对百度进行推送,实现百度实时收录。目前已经成功上线近500个主站,开通城市站点近1万个,服务器性能稳定,系统相对稳定。该系统在不断更新进化,真正实现零技术建站,零成本维护自己的站点(服务器费用由租客网赞助,名额有限)。希望能与站长们共同成长,见证奇迹。


相关推荐

APP开发:只有需求清楚,价格才能明确!

“开发一个商城APP要多少钱?都包含哪些费用?”对于大部分打算开发APP的人来说,这个问题应该是最关心的问题了。这也是情理之中,从用户的角度出发,最关心的问题肯定是跟钱有关的问题了,只有知道开发费用以后,心中才能有一个答题的预估,知道自己的资金是否足以支撑整个开发。但是,关于APP开发的价格往往也是最难以确定的,如果你去问市面上那些大型的、靠谱的开发公司,他们都是要先问你的需求,然后才能给出报价。这个时候给出的价格也往往只是个预估价格,具体的价格还需要等功能确定下来以后才能确定。直接说价格的不一定是好公司这个时候,一些心急的用户就会不耐烦,甚至会想:我只想要一个具体的报价,你们却让我加产品经理,是不是想给我推销产品?想坑我?我才不会上你们的当,我再换家公司问问。然而,结果还是一样的。那么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呢?是不是这些公司不够专业呢?答案恰恰相反,没有直接给你报价,反而说明这个公司是比较专业的,那些直接给你报价的,才是皮包公司!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说,看我来给大家分析一下原因。对于一些劣质的小公司来说,直接给你报价,并且报一个对你充满诱惑力的价格,可以提高他们成交的几率,但是客户的利益是无法得到保证的。举个例子,之前有个客户想做商城APP,他在网上咨询了几家APP开发公司,很多都是需要他先提供开发需求,才给报价,要么就是直接说五万起步。唯独有一家公司,只是简单的在电话里问了下他的需求,就说三万块就能做。客户在选择了这家公司之后,打了预付款,销售人员承诺25个工作日交付。这一切看似没有什么问题,价格也很合适。但是在开发过程中,因为团队不够专业,开发经验不够丰富,所以难以准确get到用户的想法,再加上小公司团队规模不够,开发过程中遇到很多技术难题难以克服,经过了整整三个月才只是交付了第一版。这中间耗费的财力物力想必不用我多说了。最后算下来价格也不便宜。我不敢保证说大公司的价格会比这家公司低,但是项目开发周期肯定会比这个公司快,技术团队足够专业,即使遇到问题也可以及时解决。为什么不直接给我说价格?我们接着说关于价格的问题。我始终都在说,只有需求清楚,价格才能清楚,这两可以说是一个并列存在的关系,没有具体的需求,就不可能有详细的报价。这就好比你去饭店里面吃饭,需要先点菜才能结账。你一进饭店直接问老板,我吃一顿饭要多少钱,老板怎么给你说?一份蛋炒饭可以叫一顿饭,一份佛跳墙也是一段畈,那价格能一样吗?所以,要先说功能需求,再问价格。还有一种情况,也是大家常问的:“我想做一个类似于美团的APP多少钱?”一般遇到这种客户,我都很佩服他,佩服的五体投地那种!为什么呢?有钱啊!!大佬啊!!少说家里都有几个亿!光是美团外卖都够一个50人团队规模的公司开发一年,就这还不一定能做到一样的效果,何况是整个美团!其实,从我们以往的开发经验来看,提这种问题的客户,大多是看中了某个产品的某个功能,而不是说整个产品。比如,客户说想做个和美团一样的APP,其实他只是看中了美团里面的拼团功能,想做大众点评只是看中他的点评功能。所以,我们在描述需求的时候要尽量表述清楚,这样既可以提高沟通效率,也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同样的项目,报价却不同?同一个项目,不同的公司,报价却不同?这个问题也是大家比较常见的一个问题。其实这个问题是很容易理解的。你找的公司规模不同,配置的技术人员水平不同,肯定价格也不同。还拿吃饭来举例,那路边摊的蛋炒饭和五星级酒店的蛋炒饭价格能一样么。另外,影响APP最终价格的因素有很多,比如地域、开发周期、人员配置等等。就像北上广深受房租地域等方面的影响,价格肯定比三四线城市价格要高;开发周期也会影响APP的价格,有些客户为了赶节日或者其他因素,需要赶工期,那么近就需要配置更多的开发人员,才能缩短工期,价格肯定会高一些。综上所述,我们在打算开发APP的时候,一定要多做比较,权衡之后再做决定。优联互通专注于APP定制开发15年,积累了丰富的从业经验和行业案例。每一款APP开发前期,都会有对应的产品经理一对一管家式沟通,确保了解用户的每一个需求和想法;开发过程中,有来自各地的开发人员组成团队,全程为用户的需求保驾护航;APP运营上架后,更有经验丰富的运营团队全程跟踪维护,有问题瞬时响应排除,力求每一款产品都展现出理想的状态。APP开发,找优联互通!

2020年12月24日 10:47

《绝地求生》开发商公开Q1财报:亚洲地区销售额占89%

近日,《绝地求生》开发商Krafton(原蓝洞工作室)公开了2020年第一季度的财报。2020年第一季度,公司销售额达到5,081亿韩元(折合人民币约为29亿元),营业利润达到3,524亿韩元(折合人民币约为20亿元),纯利润达到2,939亿韩元(折合人民币约为17亿元)。其中,销售额同比增长98%,营业利润同比增长255%,纯利润同比增长215%。第一季度,公司手游的销售额达到4,214亿韩元,PC游戏的销售额达到718亿韩元,电玩游戏的销售额达到113亿韩元,其他为34亿韩元。同时,通过手游协议获得的收益环比增长508%,端游收益则环比减少54.7%,总收益环比增长98.7%。今年第一季度Krafton在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地区中的收益达到4,518亿韩元,占了总体的88.9%。同时,亚洲地区的收益环比增长170%。相反,北美/欧洲地区中的收益达到308亿韩元,环比减少39.3%。同时,在韩国地区中的收益达到241亿韩元,环比减少13%。

2020年05月18日 11:51

遭遇全网下架,梨视频何去何从?

本篇文章4294字,读完约11分钟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文丨itlaoyou-com,作者丨韩志鹏五一小长假刚过,梨视频却突遭“不测”。5月8日,媒体报道称梨视频被全网下架,用户在AppStore和安卓应用商店仅能搜索到“梨视频专业版”。对此,有公司内部人士回应称,“是技术整改。”上线四年,梨视频一经诞生就主打新闻短视频App,集合全球拍客及专业编辑,在彼时国内短视频市场中可谓鹤立鸡群,也迅速摘得专业媒体和互联网巨头的玫瑰枝。但四年长征路,梨视频走得并不容易。伴随移动互联网技术与消费习惯的变革,短视频赛道自2016年后风起云涌,快手抖音各表一枝,微信视频号紧随其后,在娱乐化大行其道之时,坚持新闻性的梨视频又将何去何从?四年长征路出身传统媒体,邱兵却打造了新时代的产品。2016年的时候,邱兵偶然刷到了阿里公关总监王帅的一条朋友圈,大意是马云评价王坚院士的一本书,说“用的是上个世纪的包装,讲的是下个世纪的问题。”邱兵听完觉得蛮酷的,感觉也是在说自己。在东方早报等传统媒体打拼多年,邱兵却赶着时代浪潮做出一款新媒体产品,他感觉“我们是上个世纪的报人,妄图要做下个世纪的产品。”邱兵口中“下个世纪的产品”正是梨视频。2016年10月,梨视频呱呱坠地,彼时短视频市场正遇投资热,二更、一条等精品化短视频颇受追捧,梨视频也赶上这波大潮,迅速卡位新闻类短视频的阵地。另外,国内虽少见新闻短视频产品,但该模式在国外早有先例,美国的NowThisNews和GreatBigStory与梨视频定位类似,荷兰的Zoomin.TV更是主打拍客模式。既占据风口,又有成熟先例,梨视频似乎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,典型体现就是亮眼的投资者名单:2016年7月,梨视频获华人文化黎瑞刚5亿元天使轮投资,占股70%;2017年11月,梨视频获人民网领投1.67亿元Pre-A轮融资;2018年4月,梨视频获腾讯领投,百度等跟投的6.17亿元A轮融资;2020年4月,梨视频获新华网新一轮战略投资。兼具传统媒体资历与新媒体商业模式,梨视频很快就收获媒体机构与互联网巨头的资本弹药补给,同时还包括各种类型的渠道合作:2018年,梨视频先后与重庆日报、华商报、山西晚报等地方媒体展开渠道及内容合作;2018年4月,梨视频内容将向百家号全面开放,平台账号与百家号打通;2018年10月10日,梨视频与中广联合会移动电视宣传委员会共同推出首个合作项目“中国60秒”,梨视频的内容将覆盖23个省市的公交、地铁、楼宇、机场的29.3万块终端屏幕;2019年2月,趣头条全面引入梨视频优质内容,成为后者对外合作分发量最大的平台之一;2019年8月,梨视频与“学习强国”平台签署正能量内容传播战略合作协议。外部的资本注入与渠道扩张,给予梨视频充分的成长空间。借助于此,梨视频的拍客团队也进一步壮大,从成立之初的3100名拍客、分布于海内外520个城市,到如今全球超7万名核心拍客、遍布全球525个主要城市和国内2000多个区县。基于以上优势,梨视频的商业模式日趋成熟。平台内容主要源于拍客UGC创作和入驻的PGC频道,编辑把关内容,合格后向App及全网平台分发,盈利以广告为核心。据中国经营报此前报道,梨视频App主要的广告形态包括开机屏、信息流广告、拍客活动等,每条刊例价在28万-98万元不等,梨视频微博的刊例价则为35万元。“内容生产+广告盈利”,梨视频是典型的媒体商业模式。成熟模式之下,梨视频的隐忧一直都存在。首先,伴随短视频产品的升级迭代,以及广告市场遇冷的大环境,梨视频广告的转化收益自然是在走下坡路。梨视频也尝试过破局商业模式,2018年梨视频与淘宝组建合资公司,推出全新视频IP“淘宝吃货”,通过生产优质内容带货淘宝美食商品。内容电商值得探索,但梨视频主打新闻资讯类等专业内容,短视频带货更追逐娱乐性,刺激用户的即时性消费需求,这也是梨视频入局内容带货所必须面对的难关。盈利模式之上,梨视频的流量分布同样是大问题。如前所述,梨视频通过与传统媒体和互联网平台的合作,将内容向全网分发,优势是达成了内容“走出去”的目标,提高品牌知名度;劣势是自有用户数量及留存率不足。简单理解,你可以在微博上刷到梨视频的内容,但很少会去下载梨视频观看内容。用户的第一指向是获取好内容,而由于梨视频的全网分发模式,用户看完视频后很难被引流到App中。梨视频对外部流量的依赖,在数据上体现的更为明显。艾瑞咨询2018年3月数据显示,梨视频的月独立设备数为20万台,快手为2.39亿台,抖音为1.72亿台。差距极为悬殊。作为内容生产商,优质内容与自有渠道是相互绑定的,但梨视频在渠道方面高度依赖外部势力,也造成了自有流量落后的局面,而在短视频赛道风云变幻之际,梨视频与竞对之间的鸿沟将被继续拉大。因此,走过四年长征路,梨视频仍有诸多问题待解。方向性命题“蜉蝣之羽,衣裳楚楚。心之忧矣,於我归处。”这是《诗经·浮游》里的一句诗,也是邱兵用来描述自己创业忐忑心境的一句话。在他看来,面对令人眼花缭乱的新技术,媒体人自我的身份体认普遍游移不定,谁也无法辨认,何处是最后的新世界。不过,从市场层面观察,新闻短视频模式早已勃兴。在国内,新闻短视频的呈现方式无外乎三类。第一类是平台入驻,人民日报、央视新闻等官方媒体,目前已相继入驻快手、抖音、B站等视频平台。例如宿华就在去年10月表示,有超过8000家政务号、媒体号已经入驻快手。第二类是媒体自建频道,典型代表包括新京报的“我们”、南方周末的“南瓜视业”和界面新闻的“箭厂”,主要生产新闻资讯、人物访谈和纪录片等专业内容。第三类就是以梨视频为代表的独立App。虽然梨视频的道路在国内少有效仿者,但其不仅要遭遇传统电视新闻的挑战,更要面对“新同类项”的竞争,例如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打造的“央视频”App。市场竞争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则是政策限制。2017年,梨视频就因不具备从事新闻信息服务的视听许可证,而被责令限期整改,最终导致梨视频调整内容方向。道路本就不易,梨视频在内容层面也充满挑战。从内容角度出发,目前国内短视频主要呈现为三种形态:第一是以快抖为代表的娱乐化,第二是微信视频号要走出的生活化,第三则是以资讯、科普为主的精品内容。如今,娱乐化短视频依然唱着独角戏,但随着5G商用化的加速到来,门槛更低的“生活流”视频或将普及开来,微信视频号有望步步飞升。这样看来,以梨视频为代表的精品短视频似乎成长空间不大。原因是多重的,资讯类和知识类短视频拍摄门槛高,对创作者水平要求高,而且在内容消费逐步碎片化的过程中,难接地气的精品化短视频更会被“束之高阁”。不可否认,专业内容有固定受众,梨视频又主打新闻现场,其短视频更能通过揭露和跟踪突发事件,打造爆款内容。曾经的“美国总统大选”“凉山格斗孤儿”都是典型。从用户层面出发,人被内容吸引,很难被产品或品牌吸引,梨视频的内容以叙事为核心,塑造个人风格次之,而在新媒体“人即内容”的时代里,风格鲜明的个人IP对留存用户、沉淀粉丝都极为有效。梨视频上固然有个人PGC频道,但缺少爆款,出圈同样困难。用户喜欢看故事,梨视频也有讲故事的能力,但创作故事的人往往会被隐去,这就造成了梨视频所面对的核心问题,对外部流量依赖性强,而在与传统电视和类似App共同赛跑时,梨视频的路或许会越走越窄。前方如若是一道窄门,梨视频必须调转船头。相比于竞对,梨视频的优势在于遍布全球的拍客资源,其中不乏出身国家地理杂志的专业媒体人,以及专职拍客等,这是梨视频的核心能力所在,并可借此向B/C两端输出商业能力。在C端,梨视频有望走上财新的付费墙模式,结合文字文本,生产深度的新闻调查视频,在视频消费爆炸式增长之际,超精品的付费短视频必然有其“铁粉”。在B端,梨视频可以向企业输出内容生产解决方案,扩大广告盈利模式。2017年,梨视频就曾与饿了么合作,招募300万名外卖骑手为兼职拍客。无论toB或toC,梨视频在商业化层面还可持续探索,但如前所述,在打造个人IP、为独立App“吸粉”的道路上,梨视频还是个“学徒”。新媒体时代下,内容生产者被推向前台,借助技术手段与用户直接沟通,将创作者与优质内容相互绑定便形成IP,但梨视频的内容生产与分发形式,并未彻底摆脱传统模式,距离IP化更有漫漫长路要走,这也是其选择未来方向时的核心矛盾点。显然,缺少IP的梨视频,虽巧借新技术的东风,但底子还未摆脱传统模式。敬原创,有钛度,得赞赏127人已赞赏>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钛媒体微信号(ID:taimeiti),或者下载钛媒体App

2020年05月11日 11:38